氢靡.

Scarifice【同人】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14






“也就是说你们都是吸血鬼喽。”林星蕴得知这件事是并没有很惊讶或是很害怕, 他只是好奇他们是怎么把那么重的气息给掩盖起来的。


“不,我不是。我是狼人。”易烊千玺微笑着,他有点心虚,易烊千玺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却输给了一个年轻女巫,现在还在害怕她恐惧自己。


“狼人怎么吸血鬼混在一块,这两个种族不是死对头么。”林星蕴出奇的淡定,其实对她来说,易烊千玺是什么不重要,她喜欢就行了。


“这是例外。”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意外的异口同声的说到,相视一笑。随即,王俊凯有严肃起来。


“我们现在不能再回学校了。木珊肯定会告诉charles白允橙的存在,我们必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王俊凯的的大脑在极速运转着,分析着每一个可取的地方。


“我知道。”躺在王俊凯腿上的白允橙睁开了眼睛,“我弟弟的小木屋。”白允橙冷静的说。她的弟弟白泽在郊区有个小木屋,因为位置偏僻,所以没有什么人会去那。如若说是从哪来,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当然,并不是白允橙的父亲,同父异母而已,只可惜他们的妈妈看上了一个人品极差的男人,算是有点良心,将一个破烂的小木屋留给了他们姐弟俩。


“林星蕴会隐蔽那个小木屋。”怕是众人不放心,白允橙又补了一句。只是获得林星蕴白眼一枚。


“那个很费精力的好么!”易烊千玺心疼的看向林星蕴,“会怎么样啊?”语气里的担心都快要溢出来了,白允橙到是不在意。


“大概会睡个两三天或更久吧。”白允橙淡定的拿起了一个橘子,“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所以,她每次施这个咒的时候,她都能瘦好几斤。”


“。。。。”


“好了,被废话了赶快走吧,也许等会他们就来了。”





不久。


一群黑衣人从夜色中现身,没有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悄然无息的进入了这家KTV。很可惜,他们来迟了一步。


在他们所待过的包厢前,没有被保洁阿姨及时清理的酒瓶碎片和白允橙的血液就在了那里,被黑衣人发现。


“如此甜美的血液。”一个黑衣人露出了他的本性,“原来二重身如此美味。”这句话激发了所有吸血鬼喽喽对白允橙的兴趣。


“带回去给首领,肯定会有用的。”黑衣人静悄悄的拾起一块碎片,藏进黑色的斗篷里。


如同他们来时一样,让人感觉到的只有一阵风。


“今天是怎么回事,风这么大,真古怪。”保洁阿姨别清扫地面边小声嘟囔着。


 


 

漆黑平静的树林,一大片飞鸟密密麻麻的忽然飞起遮住了天空,似乎有什么人惊扰了他们。


在树林的深处,就像所有的恐怖电影一样,有一幢小木屋。只是这木屋似乎有些年头了,腐朽的不成样子,窗户都没了,留下几个黑黝黝的洞。这栋房子除了大体的框架还在,就没有什么,让人担心风一吹它就倒了。


“怎么说呢,你的父亲真大方。。。?!”除白允橙和林星蕴以外的几个人,看着这破烂的小木屋,惊的他们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吐槽了。王俊凯看到这栋屋子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白允橙啊,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是吧,我也觉得挺大方的。”白允橙阴阳怪调的回了一句。“好了现在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得重新盖一栋了,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破。”白允橙是第一次见到这栋房子,越发讨厌那个吝啬到令人发指的男人。

 


“我来分配。。。”

 


“没事我们三个来就行了,自己安全点。”王俊凯一口拒绝了两个女生的提议,拽着王源就奔出去了,易烊千玺跟在他们的后面。一阵风从白允橙的面前略过,转眼就不见了,剩下两个女生就在原地凌乱。

 


“诶,星蕴啊。”

 


“。。。怎么?”

 


“如果我们每次测八百的时候也能跑的这么快就好了。”

 


“。。。。”

 

 

 



 

 


 

 


Sacrifice【同人】

   〖纯属YY〗不喜勿喷#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Chapter  13




“一共92.1元。”


“好的,谢谢。”林星蕴接过买药大妈找的钱,走出药店。


“下雨了。”林星蕴看着眼前,大雨像一盆一盆倒下来

的一样。


“没办法,跑过去吧。”林星蕴一头扎进了雨里。


“等等。”一个酥软的男声,带着好听的京腔,听的她发颤。“我带伞了。”林星蕴回头,就看到了易烊千玺怎么也藏不住的梨涡,盛着满满的甜酒,怎么感到有些醉意呢。


  是醉酒还是醉人呢。


  林星蕴呆了,站在雨里看着易烊千玺一步一步走近,她感到有人在她心上开了一枪。


  砰。


  怎么没有死呢?心只是跳的越来越快,一颗年轻有力的,坠入爱河的心脏。


那就这样吧。林星蕴看着易烊千玺为了不让她被雨淋

着而微偏的伞,扬起一丝微笑。




KTV门口。


林星蕴看到了木珊,准确的说是满脸愤怒、不甘、嫉妒。。还有杀意,她吓了一跳。


“木珊?”林星蕴试探性的叫了她一声。“你还好吧?”木珊慢慢的转过头来,血红的眼睛和血丝十分可怖。是林星蕴,呵,那个贱人的闺蜜吧。不知有一种什么情绪在促使着她,叫嚣着。杀了她,快杀了她!

 


木珊一点一点的靠近林星蕴,眼里的杀意暴露在她的眼前,林星蕴本能的向后退,撞到了她身后的易烊千玺,一个让她安心的胸膛。易烊千玺感到不对,抬眼看到了木珊。


杀意真明显。他冷下脸,薄唇轻轻做两个口型。


你敢。


他的气场逼得木珊不敢上前,“等着。”木珊只得轻轻说了这句话,随即快速的没入黑夜。林星蕴还惊魂未定,一双美目瞪得大大的。“你看到了吧!”林星蕴对着易烊千玺说,太可怕了。


“嗯,看到了。她脸色挺白,可能先回去了吧,走吧。”易烊千玺轻轻推着林星蕴。先瞒着吧,反正你迟早也会知道的。


“诶?不。。不是。。那个。。你慢点!”林星蕴有点错愕,奈何易烊千玺又推着她。难道他没有看见么?不能只是有脸色苍白来形容啊!简直是恐怖片的赶脚啊!


不对。林星蕴渐渐冷静下来。他在掩护我,可能易烊千玺是个强大的物种吧,以至于木珊跑的那么快。虽然。。感觉还不错,被人保护的滋味。


“橙子我把药。。。”林星蕴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王俊凯把修长的手指放在嘴上,发出了长长的一段气音,感觉有点好笑。此时白允橙整躺在王俊凯的腿上睡得酐甜。


林星蕴会意的笑了笑,退出包厢顺便把能带上,留个他们一个空间吧。


“诶,别走!”王俊凯喊出了声。白允橙惊的翻了个身。


 

“嗯?”

 


“你进来,把千玺也叫进来。”王俊凯神色严肃。林星蕴觉得可能有些严重,也就严肃了起来,拉了把椅子和易烊千玺走在王俊凯的面前。

 


“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么?”王俊凯看着这两人一脸茫然。“。。。一看就不知道。”他顿了顿,“千玺快把王源拦住。”王俊凯话音刚落,就看见千玺以肉丸不可见的速度拦住了风风火火准备踹门的王源。


“卧槽你。。”王源刚想爆粗口,嘴巴也被堵住了。“安静。”易烊千玺一脸淡定。“啊呜!”王源一口咬住了易烊千玺的手,惊的他一下弹开了。


“。。。。”易烊千玺已无语。无语的不是王源咬了他的手,而是他“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又干不掉我”的傲娇眼神。


“王源过来。下面我们开始谈正事。”王俊凯扶额,他这么机智的人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傻得弟弟呢?唉。


“如你们所见,木珊是个吸血鬼。她曾经协助我刺杀charles的人,可惜我失败了。”王俊凯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等等等。。!”林星蕴脑子卡顿了,她这台90年代的英特尔电脑被迫开始消化苹果软件,于是不出所料的。。。死机了。


“吸血鬼?!”王俊凯扶额。


“你不知道?!”


“???”林星蕴一脸茫然,自己刚刚不就是出去买了个药么,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


“那木珊差点杀了白允橙你也不知道。”听到这里林星蕴一怔。她说刚刚怎么心头一紧,有什么不好的事,她也没在意。


“木珊?”那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木珊会是那种可怕的状态了。


“对不起。把你们扯进来了。”王俊凯十分愧疚。若不是自己执意要去靠近白允橙,也不会有这么多事这么快的发生,若自己在晚来一步。。。他不敢想。


 

 

 





 

 


Scarifice【同人】

   〖纯属YY〗请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12




     “你。。没事吧。”王俊凯一转头,便看到了白允橙。完了,刚刚太着急,把我的真实身份给暴露了,她会不会惧怕我呢?如果真的对你有困扰,我会离开你的。

  “没事。别担心,我都知道。”当听到这句话是,王俊凯几乎不敢相信,她是鼓了多大的勇气,才做出的决定啊。

   白允橙对王俊凯微微一笑,早就怀疑他是超自然生物了,现在你自己但是暴露了,但是是为了救我啊,对不起让你冒了这么大的风险。但白允橙不知道,她自己害怕全身都在抖,王俊凯都看在眼里。

  “你害怕么?”

  “不害怕呀。这种事我见多了。”白允橙还在强撑着,她才不想在王俊凯的面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那样她的形象不就全毁了。

 

   王俊凯却做了白允橙预料不到的事情,他一把抱住了她,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别抖了,别怕了,我来了。”这句话,不知为何,让白允橙一下子就哭出了声。原来不管多少句我爱你,都抵不过一句“我在你的身边”,这样一句话,却让白允橙放下了所有,不顾影响的将所有委屈都倾诉给了王俊凯。

   “对不起,我来晚了。”

——————————————

  木珊一路走着,一路想着,王俊凯对她的所有好,就像看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放在木珊的脑海里,她越想越心酸,就像有人将一把木刀插入她的心脏,还残忍的搅动着。

  “为什么?王俊凯到底为什么啊!”木珊已经心痛的快要死了,为什么一个人类,一个平庸的人类却能让王俊凯对她这个青梅竹马刀剑相对?这不公平。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本该存在的人永远的消失。”木珊暗暗的握紧了拳头,用尽全力想吸血族的城堡奔去。

  

   “元老,公主求见。”被称为元老的人,坐在华丽的皮椅上,他身上的每一样东西都在彰显这他无可厚非的地位。

  “木珊?会有什么事?让她进来。”木珊握着拳,脚步十分沉重。白允橙,看你这下如何逃的掉。我会把你若有的,一件一件的都抢回来!

  “父王,我有事相告。”

  “你能有什么大事?”Charles嘲讽着木珊,他从来对这个女儿都是无可奈何,却又伤不了她。

   “那得看你了。我发现一个人,她的能力,足以毁掉整个族,当然,你是绝对幸存不了的。”木珊淡定的说到。她的声音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十分响亮。而Charles听到这里,仅仅只是楞了一会,便大笑起来。

  “能有谁?哈哈哈,玩笑可不能乱来。”木珊早知道他会是这个态度,这个大笑只是为了掩盖住他的惊恐而已。

  “如果我说他是那个曾经刺杀过你的人,王俊凯,”说到这里,木珊顿了顿,可最终还是说出来她不愿承认的事实,“他的爱人呢?”Charles慢慢的变得严肃起来。他所担心的不是整个族的存亡,而是他的地位,他所拥有的荣华富贵。

   这时,Charles的爱人,也就是白允橙的二重身,katharina正迈着缓慢而优雅的步伐走向Charles。

  “Oh,My  dear!Wake you?(噢,我亲爱的,吵醒你了么?) ”Charles张开双臂,准备包住她。

  “By the way, I'll add, Orange  is her, Katharina's body double.So do it at your own!(对了,我再补充一句,白允橙就是她,Katharina的二重身。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木珊转身离开这个令人恶心的地方,只留下Charles在那惊恐的不知所措。

  “真他妈令人恶心。”

————————————

  “所以你已经知道的都差不多了?”王俊凯问白允橙,天知道木珊都说了些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估计都说了一大堆,真是祸害。

  “嗯,二重身是什么。”白允橙坐在沙发上,她记得木珊曾提过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白允橙其实觉得有点晕,她被木珊掐的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有点闷闷的。

   “额,这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二重身中存在许多关系,而且对元老那一方危害很大。”王俊凯若有所思的说。木珊肯定会告诉Charles,而Charles一定不容许白允橙的存在,所以他还如何才能让她不受到伤害呢。

  “扑通”,巨大的声响将王俊凯的思绪拉了回来。

  “白允橙!你怎么了!”王俊凯冲过去一把抱住她,摸了摸她的脉搏却又觉得好笑。“什么呀,原来只是睡着了。是被吓的吧!”只是王俊凯的虎牙,却怎么也收不回去了。白允橙安静的躺在王俊凯的怀里,就只是静静地,享受这一刻属于他们的幸福。

  “那就这样躺在我的怀中睡吧。无论在无时无刻,我的怀抱永远都是你的。”睡梦中,白允橙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

    不要说我短小(・ิϖ・ิ)っ。

Sacrifice【同人】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番外




  你在想什么?


   你看着月亮,心里一定想了很多事吧。你在想月亮还在那,正发着柔和的光,到怎么就一切都不一样了?怎么就物是人非了呢?


   亲爱的人们,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吸血鬼种族还是与人类是和平的关系,你来我往,好不和谐。但是忽然有一天,吸血鬼族的首领不知怎么的,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后来,人们在城堡的深处发现了一口华丽的棺材,他们敬爱的首领安详的躺在里面,胸口插着一把木刀。


  于是,首领的弟弟便上位了,他便是Charles。上位后,他下令不许任何人去调查他哥哥的这件事。敬爱老首领的人们感到愤怒,不公,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反抗,以前的首领是敬爱,现在的却是畏惧。这个新首领暴力血腥,贪图荣华富贵,并没有什么精力甚至是不管与外族的社交。


  但是他有个很可爱的女儿,是Charles之前的妻子诞下的,她是个人类。但是这个恶心的男人在她生下她后,便把她抛弃了,他厌倦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含恨而终,临死前对Charles诅咒,这个男人永远伤害不了他的女儿——木珊,永远找不到心爱之人,他将不得好死,最后坠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将永远在地狱中受折磨。


  木珊不喜欢他的爸爸。他从来没有好好对待过他,但也从来没有伤害过她。小小的木珊知道一切,她妈妈的带着不甘的亡灵,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


  后来,她在城堡的后花园中遇到了王俊凯,一个干干净净的大男孩,没有任何大人世界虚伪,肮脏。当他看向木珊时,木珊看到了他的眼睛。怎么说呢?就像未经污染的天空,透彻明亮,就像蔚蓝的大海,让木珊一下子掉了进去,怎么游,都出不来。


  “你,是谁?”


  “你是新首领的女儿?”王俊凯的眼睛里充满了让木珊看不懂的情绪。


  “对。”


  “那你真该去死。”


  “为什么?”


  “应该去问你亲爱的爸爸。”王俊凯想杀了她,他想毁灭关于Charles的一切事物。


  “我知道了。你是伯父的儿子。那你应该去杀了Charles,因为我与你一样恨他。”木珊冷静的回答。是的,她勿王俊凯一样恨他。她看向王俊凯。王俊凯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只是再无疏远和杀意。


  之后,王俊凯待木珊就如亲妹妹,为什么呢?不知道。也许同样是Charles的受害者吧。


——————————


   “你知道些什么?”木珊问王俊凯。


   “是Charles杀了我的父亲,为了上位。”


   “何以见得?”


   “我的双眼。”


   “那我助你,助你杀了他。”


   “好。”王俊凯摸摸木珊的头,眼睛全是宠溺。看的木珊脸红心跳的。


  

   后来,在木珊的帮助下,王俊凯找到杀死Charles的方法,他已经做好行刺他的准备了。这时,木珊却叫住了他。


  “怎么了?”王俊凯看到木珊的脸红红的。


  “你这样,可能回不来了。”木珊抬起头,她舍不得王俊凯,在这么多天的陪伴中,她已经喜欢上了他。


  “我知道。”


  “因为你有可能回不来,我想告诉你这件事。”


  “嗯。”


  “我喜欢你。”木珊觉得这是她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王俊凯一定会接受的。她看着王俊凯,希望他用她好听的声音说出他的答复。


  “对不起,我只当你是妹妹。”王俊凯考虑了一下,他觉得她不喜欢木珊,除了宠溺她,就没有其他的感情了。他头也不会的走了,没有任何牵挂了呢,这样也挺好。


   两日之后,木珊收到了消息。王俊凯行刺Charles没有成功,侥幸逃走了。她觉得王俊凯会回来接她的,即使他不喜欢我。但,她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等到王俊凯。


  你们知道有一种喜欢是什么?就是明明之前都对对方有好感,但当真的有那种感情时,却会一下子不喜欢了,甚至讨厌对方。


  木珊决定去找他,当找到他的时候,她看到了王俊凯的微笑,却不是对她。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木珊觉得她的心似乎被谁捅了一刀,痛到麻木。


  这是他们的故事,关于一场单恋和一个人的青春。



 


Sacrifice【同人】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11






    “咔哒”,门开了。


   “木珊?你去哪了?”白允橙吹着伤口,疑惑的看着木珊,林星蕴不在,她去买创口贴了。木珊的脸色不对,这是气愤还是嫉妒?“木珊,怎么了么?”

   “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木珊不理会白允橙的问题,自顾自的说话。她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平凡的人会让王俊凯感兴趣。他以前可是一个瘾君子呢。以前对女生可是从来不客气的。


   “嗯?我怎么了?”白允橙知道情况不对,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没有那么简单。她从医药箱里拿出绷带,慢慢的绑上。唉,本来想用创口贴的呢。


   木珊眉毛一挑,眨眼间已经到了白允橙的面前,近乎病态白的右手十分有力扼住了白云橙的脖子,“你妈没有教教你,对长辈要好好说话么?”


   “咳咳。我知道,老太婆。你活了,有五百多年了吧!”


   “你!”木珊又羞又愧,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呵,都快死了,还这么不会讲话!”


    白允橙被木珊掐的喘不过气,我就知道没有怎么简单,“你。。暴露了你的。咳。。身份,这可。咳。。是对敌人的松懈啊。咳咳。”忽然白允橙拿出一把木刀,狠狠的插在了木珊的手上,猩红的血也一滴一滴在地面上绽开。


   “啊啊啊啊!”木珊红了眼,一使劲把木刀拔了出来,忽的向白允橙扔来,白允橙右脚一跨轻松躲过。“怎么?按耐不住了?说吧,你为什么要杀我?”白允橙淡定的坐在了沙发上,其实她心里害怕的要死。

    “为什么?呵,你根本就不该存在!”木珊忍住想要把她的心脏掏出来的冲动。就算是死,也要让你死的明白些吧,我可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呢。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与常人不同的第六感么?”


    “为什么呢?”不就是因为我白允橙漂亮可爱美丽大方帅气勇敢(此处省略500个形容词)。。。


    “因为你是我们元老族的头领Charles的爱人——katharina的二重身。”木珊笑了笑,愚蠢的人啊,你肯定不知道这有多可怕。


    “嗯,我知道。”白允橙依旧淡定的回应着木珊,脸上带着微笑。我去什么鬼?二重身?这个名词为何我没有听过?然而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好么?白允橙其实都快哭了,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其实还是不能输得。

  

  “你知道?无所谓了,反正你也都知道了,我杀了你,也算立了功了!”木珊的眼睛渐渐的变成了红色,猩红的纹路慢慢在眼睛周围展开。白允橙从背后摸出一把枪,当然,是木制子弹。木珊冷哼一声,“这种东西对我是没有用的,我可以躲的掉的。”

 

   “那可不一定。”


    “是么?”一眨眼,木珊已经到了白白允橙的面前。白允橙感到慌张了。怎么办?她已经无计可施了。忽的,似乎是感应到什么似得,白允橙笑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那就赌一把吧。


   “怎么?害怕了?还是放弃挣扎了?不过也好。”木珊看到白允橙的行为,怔了一下,却加快了自己的利爪伸向白允橙心脏的速度。


     “滴答”。是液体落在地面的声音。而白允橙并没有感到任何疼痛,只是他感到一阵风吹过,稳稳的停在了他的面前。他果然来了。

  

  “木珊,你要干嘛。”低沉的男音在白允橙的耳边回响,这个声音好听的要命,像一根羽毛,在她的心上挠啊挠。


    “王俊凯,我我。。。她伤了我!”木珊惊慌失措,她怎会料到王俊凯会回来。怎么办?他怎么回来了?就。。。就说白允橙伤了我!我才反击的!

  

  “哼,好笑。她能伤得到你?你要杀她,别掩饰了。。”王俊凯也真是觉得好笑,编理由也要编的符合事实啊,一个吸血鬼会被一个普通人伤到?别来玩笑了。


   “你不相信我?”木珊感到诧异。王俊凯和木珊是在一起长大的,待她就像待亲妹妹一样,但也就只是妹妹而已。只是,木珊动心了,沦陷在他对她的好中。

 

  “你为何会这么说?你太高估你的地位了。给我
滚。”明明小时候还是大大咧咧的,是个可爱的女孩子。现在看,王俊凯觉得这个女人真是险恶,真是恶心。

   “我。。。”


   “滚。”


   木珊抬头,却不料撞上了王俊凯的眼睛。曾经他的眼睛里全是星星,还有女孩美好的笑脸。现在却满满的都是讽刺。多糟糕啊,木珊,这就是你的青春。


   受不了。受不了你这样的眼神。全世界的人都没关系,但是你不可以啊。木珊离开了包厢,让人窒息的地方,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进KTV了。


   “白允橙,木珊,好好记住把他从你身边夺走的名字。”木珊暗自握紧了拳头。

 

  

Sacrifice【同人】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10

 
   王俊凯玩味的笑着,看着刘志宏。

  

  刘志宏却苦恼的看着王俊凯,他从来没有遇到如此棘手的对手呢。两个方面都是。

    “。。。够了啊!你们是在用脑电波交流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看对眼了呢!一个一脸‘老子有五百万’,一个一脸‘我欠了五百万’的表情,我特么还在这呢!”白允橙黑着脸在一旁看着他们“交流”了一分钟,终于忍不住了。早知道就不那么拼了,划了那么一道长口子,还有掺着果酒,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对不起,我帮你包扎。”刘志宏一脸无奈,拉着白允橙坐在沙发上,忽然就笑了,惊的白允橙一身冷汗。“你的伤口掺着果酒,要吸出来,所以说,你自己吸还是我来吸呢?”

   “。。。我自己吸!”白允橙翻了个白眼,莫名其妙的就被调戏了。吸了一口,浓烈的血腥味混着淡淡的酒香充斥着她的口腔。“这味真难受。诶,王俊凯你站那干嘛?”

  

  “哦,没事,我收拾一下碎片。”王俊凯蹲下身努力调节自己。是的,王俊凯不是素食者,他偶尔也会开开荤。一般不会对血有反应。只是白允橙作为一个二重身的血太过诱人了。

  

  “不是有保洁阿姨么!”她感到不解。

  
  “你好好包扎!”这句话王俊凯几乎是后出来的,白允橙口子的血腥味,一呼气,王俊凯在门口就能闻到。

   

  白允橙立马撇嘴,却一点都不生气。好心提醒一下而已嘛,干嘛那么凶。

   
  在刘志宏看来就像是小情侣吵架,看的他心里发酸。

   
       ———————————————————

  
    “诶,你干嘛!莫名奇妙把我带到厕所干嘛?”王源觉得十分不解,“泥不会看桑窝了吧!泥放弃吧,窝俩si不可能滴!”王源貌似当真了,一紧张方言都出来了。

 
   “你有病吧!”

   
   “。。。。”

   

   “包厢那边突然有个猎人过来了,我和小凯都把气味盖住了,就你不行!拖我们后腿!”易烊千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我委屈啊!你们去了都不带我去。。。”

  
    “你闭嘴吧你。”

    “那白允橙他们没关系吧。”

  
    “应该没有吧。白允橙是肯定没有关系的。”易烊千玺想了想,林星蕴也应该没有关系吧,我记得她好像是个女巫。

    “诶,为什么?”王源很奇怪,为什么说的这么肯定。

   
   “你不知道么?白允橙是元老族头领Charles的爱人——Kpatharina的二重身。上次我在我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合照,上面的人就是长老和Kpatharina,她和白允橙简直就是99.99%的相似,除了眼眸的颜色以外。”易烊千玺难得严肃起来,他怎么会忘?就是长老和她让易烊千玺和小凯相遇,让两个互为敌人的种族被迫结盟逃出了那地狱般的地方,


    “woccccccc!!!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你们太可恶了!”王源的内心是十分气愤,这么大的事他一点都不知道。若白允橙是二重身,他即使再笨也知道这事要是被长老知道,白允橙是没有可能在他眼皮底下再活下去的。

    “。。。为什么王俊凯这么精明的人会有你这样的弟弟呢,这么久了你竟然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呜呜呜!!!”王源说到一半,却被一个有力的手捂住了嘴,刚要下嘴,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别咬,是我。”小千千?“唔唔唔唔!!(你丫有病啊!)呜呜呜呜唔唔唔(捂我嘴干嘛!)”

  “别吵,有人。”

  一道曼妙的身影从隔壁女厕所闪了出来,似乎又消失在空气中。。

   “谁?”易烊千玺警觉的感受到有人的存在,“没有人么?”他挠了挠头,空气里只有一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

  “小千千不是我说,你看你就是老了,不中用了吧?吧啦吧啦吧啦。。。”王源又开启了他的话唠模式,开始对易烊千玺发起人身攻击,易烊千玺表示收到了10000点的伤害。。。

 

  “。。。。”我怎么就这么想抽你呢?

   
   暗处,一双蔚蓝色的双眸,透露出阴狠的光。如大海般美丽的颜色,布满了阴霾。

   “二重身么?还真是有趣的存在。如果长老知道,你会怎样呢?”这个人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闪身想白允橙所在的包厢走去,“白允橙,想你这样的平庸不起眼的人,怎么能夺走我的大哥呢?”

  

  

Sacrifice【同人】

   〖纯属YY〗 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09



   “嘿,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王源的大眼睛在黑暗的包厢中忽闪忽闪的,却满满的都是猥琐。

  “来了!发牌!”

   众人沉默的看着手中的扑克,感觉无语,明明他们什么都没说啊。

  “唉,算了。诶?!我是王诶!那我要放大招了哟!方块9壁咚方块7!”白允橙满脸兴奋,希望是两个蓝孩纸。。。

   “方块9是我。。。”王俊凯幽幽的冒出来,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方块7是我。。”果不其然,王源举起了他白嫩嫩的爪子。

   “快快快!壁咚!”

   王俊凯迈开他的大长腿走向了王源,“咚”的一下把他逼到了墙角。只是,王俊凯用一种“我忍你很久了”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王源,王源宁愿他和王俊凯干一架,也不愿他这样盯着他啊!太特么的压抑了!

   “怎么一个这么少女心的动作,被你们做的就像干架似的呢?”白允橙满脸黑线。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哦我手机响了,我出去接个电话。”白允橙起身走出包厢。

   “喂?俊赫?”

   〖姐,你不是说今天回来的么,什么时候啊?〗

    “哦,姐姐等会就回去了,回去给你带好吃的。”

    〖嗯好。赶紧回来啊。〗

   “啊,弟弟想我了,给他带点好吃的。”白允橙来到吧台。

      ————————————————————

  黑暗的包厢中,灯酒迷乱。

    “老幺啊,你确定不来一个么?别荒废了你那张脸啊。”

     满脸色气的富态男子,怀里抱着一个清纯的女人,其实脏的可怕吧。“就是啊,小哥长得也是很帅的啊。”女人用她甜的发腻的嗓音说着,听的刘志宏一阵发麻。

   “没兴趣。这些女人不就是一个不知道被多少人用过的东西么,真脏。”富态男子怀里的女人,脸色变得十分难堪。

  “我出去买点东西。”刘志宏实在受不了她浓妆艳抹的脸和她身上劣质香水的味道,起身出了包厢。

   “真恶心。果然现在的高层领导没一个是好东西,早知道就不来了。诶?”刘志宏看到吧台有个熟悉的背影。

   “橙子?”

   “嗯?”听见有人叫她,白允橙下意识的回了身。

   看过那么多虚伪拜金的只会献媚的女人,刘志宏越发觉得白允橙很美好。

  “还记得我么?我是大二给你带路的那个学长。”

   不知怎的,白允橙觉得他身上的戾气少了许多,忽然变得十分友善,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大男孩。于是别笑了笑,“记得啊!你帅的惨绝人寰,我怎么不记得呢!”
  
  “哈哈。。。”刘志宏被白允橙的语气逗笑了。

  “来我们包厢吧。我才你们包厢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吧。”

   “诶?你怎么知道?”

     刘志宏十分惊讶,看来这个女孩,观察力挺强啊,我可得警惕点啊!可是,在你面前,我警惕不起来怎么办啊!

   “第一,你看起来很不耐烦,貌似是出来透气滴。第二你身上有着一股浓烈的劣质香水的味道,要么是你的,不过我想不会,要么就是这个KTV里的。提醒一句,非常非常难闻。。。”白允橙一副很难过的样子,随即有摆摆手,露出得意的笑,“我是不是特别厉害!”

  “厉害厉害!我佩服你!”刘志宏笑着回应她,露出了可爱的虎牙。这个女孩,也是挺有趣的。

   “那走吧,跟着姐姐有肉吃!”白允橙嘚瑟的向前走。唉,貌似有种收留了一只大型流浪猫的感觉。

   真是好玩呢。

     ————————————————————
 
   随着刘志宏的走近,王俊凯感到不妙。他渐渐感到压抑。这不是害怕,是生物的本能,遇到危险会自动做出反正。  

   “诶,千玺!猎人气息越来越重,我们没事,可是王源儿有事,我们躲一会吧!”王俊凯拍了下易烊千玺的肩膀,轻声说到。

   “好。”千玺的脸色忽然大变,“等等!我闻到了白允橙的气息,和猎人混在一起!”听到这句话,王俊凯有些慌张。他们怎么会在一块?是被劫持的么?不会吧!” 

  “不会的,他们顶多就是同学,人多场合他不会把白允橙怎么样的。”王俊凯对千玺说,又像实在自我安慰,王俊凯想了想,“但我还是不放心,我留下来,你带王源儿走!”

  “可是。。。”

   “我不会有事的。”

   “好吧,我们先走了。”

    刘志宏到了门口,当白允橙拉开门时,一阵风吹过。白允橙分明问到了王源的味道,果然,他们就是。。。不过应该也没关系吧,王源的身上没有什么血腥味,貌似是素食者,人我挺好的,还是不要揭穿他了吧。

  “怎么了。”

  “没事。”不对,白允橙开始惊恐,血腥味是刘志宏身上的,他是猎杀者!不自觉的,白允橙已经下意识的为王源掩护。

  “啊!”白允橙故意把一瓶果酒打翻在地上,有玻璃划破手指。瞬间,浓烈的果香和血腥味掩盖住了王源淡淡的薄荷香。

   “你没事吧。。。”

   “ 你没事吧!”

     王俊凯抬起头扬起他的桃花眼,“你好,我是王俊凯。”这个毛头小子就是猎人啊,身上的戾气真重。看来不是什么路人甲之类的,就让凯爷陪你玩玩吧!

   “你好,我叫刘志宏。。。”虽然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有什么不一样的气息,但是刘志宏还是感到不对劲,但是是哪里呢?

 

Sacrifice 【同人】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08

 

 

   “你好。”林星蕴带来了那个传说中如此软萌的妹纸。只见这个妹纸大方的伸出手,朝白允橙甜甜的说了一声你好。

    “你好。”白允橙带着泡妞的心态握了握这个妹纸的手。白允橙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妹纸的脸。不错不错,也是个美人胚子。

     这个妹纸眼睛大大的,亮晶晶的,睫毛又浓又密,像一条黑色的眼线。于林星蕴的不同,林星蕴的长但根根分明。还有一点,这个妹纸非常非常的白,白里透红,红里透粉,就像莲花一样。只是她的嘴巴干干的,就像好久没喝水似得。

    “妹纸啊,你能不能把你的嘴巴舔舔?”白允橙实在看不下去了。

    “为什么?”这个妹纸眨巴这她的大眼睛,布林布林的,看的白允橙有点闪眼。

    “因为。。。”白允橙话未说完。“好了,你俩罗里吧嗦什么呢,认识一下就行了!”林星蕴在一旁站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了。

    “这是我班的同学,木珊,叫她珊珊。”然后林星蕴又转向她说,“珊珊,这是白允橙,叫她橙子。还有,她就是一个躁汉纸,别被他带坏了。”说着,还瞟了白允橙一眼。

     “。。。。。。”

 

   “躁汉纸是吧?”我们可爱的珊珊妹妹走向白允橙。忽然她一把搭上了白允橙的肩,特霸气说,“那以后就跟姐混吧!击个掌!”

    “耶!”

   林星蕴彻底石化了。

   “无爱了,走吧。。。”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嘿,王源,在这!”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约定地点看到了王源。

  “女生们呢?”待他们走近。

  “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喂!阿橙!你们在哪?”

  〖我们在约定地点啊!没有看到你们诶。〗

  “旁边有什么?”

  〖有一个苏果超市。〗

  “哦,我知道了。你们再往西走一点。”

  〖西是哪里?〗

  “。。。往左走懂不?”王源扶额,这么大的人竟然不会认东南西北。

  〖以哪个建筑为左啊?〗

   “,。。算了我们去找你们吧。待在原地别动!”王俊凯在一旁听的也是够叼,不明觉厉。

  “也真是够了。”王源挂了电话。“走吧,我们去找她们。”

  “早说嘛!真是一群白痴。”王俊凯伸个懒腰,无语的说。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白允橙放下手机,满脸黑线。真是卧了个大槽!路痴怪我喽?我初中地理还考过满分呢!真是的!

   “嘿,大橙子,想什么呢!”王源笑眯眯拍了一下白允橙。

   “咦!!!你怎么这么快!我刚挂电话还不到一分钟!”白允橙感到惊奇。

   王源耸耸肩,“怪我喽?本来离得就近,你找不着路。”

   “好吧,你赢了。”白允橙觉得自己的路痴属性没救了。

   “嘿,王源,我来了。咦?”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半路跑去买饮料,飞奔着跑了过来,人多不好跑的太快。

   白允橙看着王俊凯,沉默了几秒,一脸淡定,“你不是那个变态么。”

   “。。。。”

   “哈哈哈王俊凯你做了什么哈哈哈!”王源觉得王俊凯的形象已经没了,说好的男神呢?形象呢?

   “走吧,去漫展吧,王源咱俩好好培养培养感情。”王俊凯皮笑肉不笑的一把揽过王源,默默地看了白允橙一眼。

    白允橙看到了,看到他眼里闪过的笑意,自己也跟着微笑起来,“星蕴,走吧!”

   “唉,这恋爱中的酸臭味。。。”

   在她们身后,木珊正不满的看着王源,“长得和我一样白,不喜欢。眼睛比我亮,不喜欢。头发比我顺,不喜欢。啊!一个男生怎么可以长成这样?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木珊气鼓鼓的,殊不知,她嘟囔般的吐槽,已被王源听的真真切切的。

   “这么讨厌我啊。”王源面无表情,却掩不住他眼里的笑意。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时间还早,我们去KTV吧!”

   “嗯!”

   也就只有王源和白允橙玩的这么嗨了,众人默默地飘过,一脸“城会玩”的表情。

   一进这家KTV,王俊凯感到一丝不妙,“你也感觉到了对吧。”易烊千玺现在王俊凯身后。“是猎人。怎么办?似乎还挺强。”

   “没事,难得看到她们,为什么要为一个杂碎而坏了心情呢?”王俊凯收起了严肃的表情,一抹邪笑在唇边若有若无,“他要是来了,我们就陪他玩玩。”

 

   “呦凯大爷,终于露出你的本性了。”

————————————————————————

作者有话说:

     嘿!我少的可怜的读者们!你们好么!我是橙子!请叫我橙子大大🍊!之前没发文是因为我在期中考试!现在我考!完!了!整个人都变吊了!有!木!有!以后可能每天一更或两天一更,要是有一段时间没更,说明我的懒癌又犯了😏。还有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的话,记得点赞哦!😘要不然我看不到你们,我会很桑心滴😞我爱你们呦!😘😘😘😘😘😘

  (P.S.如果我写的不好,请见谅哦!给我指出来也行呦!撒浪嘿哟😘😘😘)

  

 

Sacrifice【同人】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07



   如泼墨般的黑夜。

   在隐秘的树丛中,一道黑影闪过。

   易烊千玺轻松的跳到这栋建筑背后的二楼窗台上,悄悄地跳进去,坐在沙发上,隐入黑暗中,等待着这间房主人的到来。

   这是一栋城堡。哥特式的风格,只是将窗户改的更小了,房间里安上了暗红的厚重窗帘,却并没有格格不入。周围一颗颗枯树,如同一只只绝望的人的手,带着恐惧与不甘。四周黑压压的,只有几只蝙蝠和乌鸦,到处乱飞。连太阳都不愿看着这阴森,湿冷的地方,躲在了厚厚的云层之后。

   Jane在大老远的走廊上,就闻到了那只属于狼人的气息,只属于易烊千玺的气味。她有点兴奋,毕竟易烊千玺可是好久没有来看她了呢,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绝美的人儿扭着纤细的腰肢,轻轻的坐在了易烊千玺的大腿上,一只手自然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Jane是一个吸血鬼,准确的说是一只吸血鬼女巫,是元老的情人。可是这么一只吸血鬼,却爱上了一只出逃的狼人。 她的皮肤白皙的有点可怕,一双血红的眼睛却使她看起来如此妖艳。长及腰的卷发随意披着。

   一年前,Jane在出门觅食的时候遇到了这个被猎人打伤的狼人,于是别打算了结这只倒霉的狼人,却不料被他稀奇的东方面孔所吸引,打算玩一玩,却把自己给玩进去了。她真的爱上了这个可以制她于死地的狼人。

“ Jackson, you haven't to see someone for a long time. You are doing!(千玺,你都好久没来看人家,你都在干嘛啊!)”Jane用她甜腻腻的声音,向易烊千玺撒娇。

   易烊千玺眯着眼,看不清眼中的事厌恶还是享受。

  “I'm a fugitive ah, you are the queen lived in the castle, I how can easily visit?(我可是逃犯啊,你则是住在这城堡里的女王,我怎敢轻易来访呢?)”易烊千玺调笑着,玩弄着Jane的卷发。易烊千玺本来不怎么厌恶Jane的,有个美人陪在身边何尝不好?只是,当他遇到林星蕴时,他却对这个妖艳的女人充满着厌恶感。

  “Say so, you must be have something to find me. Or else how can come back to see me?(这么说的话,你肯定是有事找我,要不然怎么会回来看我的呢?)”易烊千玺依旧眯着眼,默默的向Jane掩饰这他眼里的不耐烦,好在Jane此时眼里满满的都是易烊千玺的脸,根本注意到易烊千玺的小九九。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

  “Baby, you said that I am a little love dearly. I've come to fin3d you ah, just have a little thing.(小宝贝,你这话说的我可是有点心疼了啊。我可是来找你的,只是有件小事而已。)”

   Jane“咯咯咯”捂着嘴巴轻轻的笑着,“What's the matter, say, I will do whatever I can to help you.(什么事说吧,我会尽我所能去帮你的。)”

  易烊千玺浅笑,“It's about the things of my life. Recently not anping in the university. Can you give me smell to cover? Is a werewolf peculiar smell.(这可是关乎我生命的事呢。最近校园里不安平。你能把我的气味盖住么?就是狼人特有的气味。)”

   Jane皱了皱眉。她有点不情愿,她蛮喜欢千玺身上的气味呢。

   易烊千玺看着Jane不情愿的表情。“How to do?(怎么,做不到么?)”

   Jane叹了口气,有什么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的呢。“Of course, come on.(当然可以,过来吧。)”Jane优雅的站起来,手拉着易烊千玺进了一个小屋子。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白允橙转着笔,看着对面黑着的男生宿舍,不由得有点好奇。这么晚了应该在宿舍里啊,怎么会黑着么?难道已经睡了?想着想着,白允橙摇了摇头,管他呢,自己还有篇作文呢,800字的自我介绍,这老师真神经。

   王俊凯刚进屋,就感到对面浓烈的目光,不由得嘴角上扬。于是径直走向窗台,打开窗户,就对上白允橙那双充满疑问的眼神。

  白允橙感到有些羞愧,毕竟被抓了个现行。忽然,她感到一丝不对。

  王俊凯看着白允橙渐渐变黑的脸心情大好,笑着离开了窗台。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此时,易烊千玺躺在一张床上,Jane在他身旁,默念着咒语。忽然越来越多的光点聚集在他的身上。

  “Well, what are you up.(好了,你可以起来了。)”Jane微笑着看着他。

  “Thanks , My dear.(谢谢,亲爱的。)”易烊千玺听到门外传开了阵阵脚步声。“I have to go now, someone come, fantasy perfume, don't be found, lovely, I'm going.(我得走了,有人来了,喷点香水,别被发现了,乖,我走了。)”易烊千玺说着,跳到了窗台上,纵身跃下。

  Jane满脸笑意,拿出香水在身上喷了一圈。

  易烊千玺快速的奔跑着,他时不时闻到身上着有点不熟悉的味道,心里却抑制不住的兴奋。“我终于可以接近你了。”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你怎么了?”林星蕴洗完澡出来就看到白允橙铁青的脸。

  “刚刚对面的那两个男生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你干嘛这样啊。”

  “他们的气息变了。”

  “什么气息?”

 

“那个有梨涡的男生身上的气味竟然改变了,王俊凯也是,只有人类的气息。”白允橙顿了顿,“遇到这样的事一般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他们有后台,非常的强大,有着像你一样的女巫。第二种,纯属是我的第六感出了问题。”看到林星蕴得意的眼神,“当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林星蕴翻了个白眼过去。

  但听到这件事的第二种情况时,林星蕴心里却有点高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希望易烊千玺不是超自然生物。

 

“也许你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呢。反正人家又没招惹你,管那些干嘛?”林星蕴心情大好,坐在白允橙旁边开了瓶酸奶。“来吃东西吧!”

  白允橙晃了晃头,也许是我一开始就搞错了呢。天大地大,食物最大,不管那么多了。

  对面的男生宿舍,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对视了一眼,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又去见你的小情人了?”王俊凯桃花眼上挑,看着易烊千玺。

  “什么小情人啊,那是她一厢情愿罢了。”易烊千玺耸耸肩,摆摆手。

  “好歹人家救了你啊。”

  “哪有怎样?”易烊千玺眉毛上挑,“我可是狼啊,天性难改。她自己送上来,何必不接受呢?”

  “小千千你好邪恶啊!”王俊凯忽然笑了,露出虎牙,“那。。。”

  “那什么啊?”易烊千玺不耐烦了,起身去到水。

  “对面那个黑长直姑娘呢?”王俊凯说到这,易烊千玺倒水的手顿了顿,“玩玩而已。”

  王俊凯分明感觉到易烊千玺停顿了,却什么话也没说。真的只是玩玩而已么?

 

  “对了,我弟说之后放假约我们出去玩。”王俊凯顺利的转移了话题。

 

   “不去,几个老爷们去干嘛啊,真是的,不去。”

   “哪有,还有几个小学妹,王源的同班同学。”

   “那我也不想去。”

   “呦,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哦,难道。。。”王俊凯那双迷人的桃花眼里满满的都是怀疑以及。。淡淡的猥琐。

  “去!”易烊千玺才不希望王俊凯发现他的小九九呢。却不知道,这样反而让王俊凯更肯定自己的推测。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诶,星蕴啊,之后不是放假么,有人约我们出去玩,一起去吧。”白允橙边吃东西别说话,吐了林星蕴一脸吐沫渣子。

   “行啊。谁阿?”林星蕴抹了一把吐沫渣子,抹到了白允橙的背上。

  “王源,就是辣个小天使!”说到这里,白允橙的眼睛都在放光,就像饿久了的狼看到食物时的眼神。

  “。。。。。。。”林星蕴感到十分无语。“那我也带一个人行不?”林星蕴忽然想起来和他一个系的那个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个子矮矮的那个萌妹子。

 

  “行啊。那就这么说咯。”





Sacrifice 【同人】

   〖纯属YY〗勿上升真人#


   〖纯属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纯属YY〗不喜勿喷#


Chapter 06




    白允橙今天起的特别早,为什么呢?因为要去报道啊。但是白允橙起的时候,林星蕴还在睡大觉呢。


    白允橙在这个偌大的学校里走了好就好久,才找到摄影系。刚刚她走了好长时间,忽然看到一个大门,特别兴奋,以为找到了摄影系,结果发现原来她才走出宿舍区。之后,找到摄影系时,又走了好久,才找到她的班级。果然,起这么早是个明智的选择(。。。)


   很久以后,林星蕴知道这件事时,她说“路痴是病,得治啊。”白允橙傲娇的扭过头,却找不到词来反击。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白允橙走进了她的班级——大一6班,却有些无语。老师还没来,就可以乱成这样么?看着零食袋子布满遍地,飞机到处飞的教室,她简直无从下脚之地啊!


  “橙子!坐这!”正当白允橙迷茫之时,被女生包围的王源伸出了援助之手。


  “啊,王源小天使她是谁啊!”“怎么能这样!为什么不让我坐你旁边!”“她那里比我好啊!”“让我坐你旁边吧!”


    当王源说出这句话时,抱怨声此起彼伏,白允橙感到了一阵阵的杀气向她涌来。。。


    白允橙纠结了许久,再看了看这凌乱的教室,“算了,豁出去了!”


    “对不起,让一让,这应该是我的位置。”白允橙推开一个又一个王源的仰慕者,觉得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哒哒哒”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不断传来,越来越近。


    “啪”这位踩着恨天高的老师踏进了教室,同学们不知为何瞬间安静了下来,仿佛刚刚那个吵闹的班是不存在的一样。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郝刻薄,是你们的数学老师。”这位“好刻薄”老师推了推她的眼镜,“我的规矩就是,你们都得听我的。”


     “啊?怎么能这样?”“她以为她是谁阿!”“管的比我们父母还严!”“谁听你的啊!”“也许是个好老师呢。”


      这句话刚一出口,全班就沸腾了,对这位霸道的老师议论纷纷,有好也有坏,当然,觉得她好的人,是有多好的心理素质啊。


      王源和白允橙到不怎么在意。


     “你知道么,今年是反哪国纪念日来着,今天报个到,后面放三天假耶。”


     “哇,这么爽?我怎么不知道!”


     “所以说,要不要出来?我带两个兄弟,你也带两个吧。”


     “行啊,去哪?”


     “万达吧,明天有漫展诶。”


     “好啊,就这么定了。”


     话音刚落,这位灭绝师太的声音就想了起来,“那两个讲悄悄话的人,站起来!重复一下我刚刚讲了什么?”


     白允橙觉得完了,刚忙着讲话呢,谁顾着你讲啥啊。这是,王源清凉的薄荷音轻轻的响了起来。


    “$&✘✔✘~!#@.*;@$。。。”王源说了一堆乱糟的东西白允橙耶没怎么听懂,无非就是一些“上课要听讲啊”“不准谈恋爱啊”“不准玩手机啊”之类的。但奇怪的是王源是怎么记住的呢。


    王源一字不差的全说了出来,笑嘻嘻的看着老师,“老师,还有么?”这句话说的灭绝师太气结却又无可奈何。


    “你!。。。算了坐下吧!”于是全班同学对王源又添了一分。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Hey ! Elena ,Long time no see, you look great, young again!(嘿,埃琳娜,好久不见。你的气色不错啊,又变年轻了!)”王俊凯笑着对Elena 说,张开双臂拥抱她。


   Elena是氏族的女巫,是个年纪有200岁的老女巫了,可看上去还是个时尚的中年妇女,也是个大美人呢。欧洲人特有的深邃的眼睛,眸子是大海般的蓝色。高挺的鼻梁,粉嫩的樱桃小嘴,还有一头金色的大波浪。看起来的确不像200岁的模样。


  “Hey, karry, so are you. The mouth so sweet, definitely not good.(嘿,小凯你也是。嘴巴这么甜,肯定没好事。)”Elena 笑着,起身去厨房到了两杯果汁,递给王俊凯,坐在他旁边。“Say, what is it, what can I do for you.(说吧,什么事,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I want you to put my breath with human breath mask, can do it?(我要你用人类的气息把我的气息给掩盖住,能做到么?)”王俊凯十分严肃的对Elena 说。自从遇到白允橙,他第一次如此厌恶他的身份。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do that?(你确定要这样做?)”Elena 感到不解。王俊凯是个纯血族吸血鬼,平常人根本感觉不到他的气息,这样做完全是多此一举。“You run into any more fierce hunter?(你遇上了什么比较厉害的猎人了么?)”


   “There is no(没有。)”王俊凯笑了笑,“只是遇上了一个比较难缠的人。”


   “。。。。。。”Elena无语中,莫名奇妙说什么中文,她又听不懂。还有,一看王俊凯的样子Elena就知道他肯定看上了那家姑娘,自带粉红泡泡背景什么的。


   “Cut the crap, hurriedly come on. Don't have to explain, a see you will know that you sent the spring.(别废话,赶紧来吧,一看你就知道你发春了。)”


   “。。。。。。”